臺灣原住民數位博物館
 
       
       
   
 
泰雅族‧太魯閣族 文面文化
 
關於文面族群的起源神話,在不同的文獻資料中有許多的版本。在本網頁中採用移川子之藏教授等人於1935年著作《高砂族系統所屬の研究》,以及台大人類學系尹建中教授在1994年編譯的《台灣山胞各族傳統神話故事與傳說文獻編撰與研究》內的資料。
 
Pinsbukan  
   
Pinsbukan為台中州蕃地Masitobaon附近台地,有兩丈餘高的岩石,至今仍存在。本族認為太古時代岩石裂開,自己的祖先從中出,子孫雖然繁衍增加,但因族中盛行近親結婚,故觸神怒,而招來大洪水,族人遂向大霸尖山Papak-waqa避難。將近親結婚者投水使大水散去。大水散後,一部份族人回舊地Pinsbukan,一部份越過Piyanan山向東,亦有人向西。向東者至宜蘭南澳Klaisan、羅東溪頭的Mnebo等。向西者至新竹形成Gaogan、Malipa、Makanaji、Malikwang等社。
(移川子之藏,《高砂族系統所屬の研究》,1935,頁22-23)
  TOP
 
Papak-waqa  
   
太古時Papak-waqa有一巨樹,二股樹根之中夾有巨石。一日,巨石崩裂,裡面走出一男一女。接著有一鼠跑來放了一粒粟後便跑掉。兩人不知其為何物,乃將粟拾起分成兩半,將之煮熟後,嚼一嚼後又播種在石頭前,第二年收穫甚豐,粟穀的栽培至今不絕。這二男女起初不知和合之道,一日有一蒼蠅飛來停於女子陰部,男人才知如何結合。不久女人懷孕,生下一男一女。待這兩兄妹長大成人時,雙親已過逝,並在臨終前留下兄妹不得結為夫妻的嚴格遺訓。但長久以來,二兄妹都難以壓抑不斷生起的砰然心跳。一日,妹妹不告而別,且一去不返,哥哥一人在家終日思念其妹。後來突然有一女滿臉塗成漆黑來拜訪哥哥,並要與他結為夫妻。二人於是一拍即合,結成連理。其實那女人便是妹妹。之後他們的子孫繁衍了,離開Papak-waqak 之地,初向西行,下山至今大湖一帶,然後又北進,來到今日的住所。
(《蕃族調查報告書大么族後篇》引自尹建中編《台灣山胞各族傳統神話故事與傳說文獻編撰與研究》,1994,頁68)
  TOP
 
Bunohon  
   
從前在一處叫Bunohon的地方,長著一棵大樹,其半邊為木質、半邊為岩石。一日從樹木(裂開)走出男女二神,他們同衾,生了很多子女,子女又繼續繁衍。那是神的時,只要吞風即能果腹,只要一粒米便可煮滿滿一鍋,所以只要耕一小部份田便可;想吃肉,投入鍋中即有滿鍋的肉。後來人多後,祖先也開始分散。有些到Shbanawan,有些西進成熟蕃,還有一部份人來到Talowan定居。現在的霧社蕃除了Budasan與Boalum是從Tauda遷來,共餘都是四十五、六年前由Talowan遷來。
(《蕃族調查報告書砂蹟族篇》;引自尹建中編《台灣山胞各族傳統神話故事與傳說文獻編撰與研究》,1994,頁72-73)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