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版English簡體版日文版|兒童版

台湾原住民数位博物馆(回首页)

 
 
 

 

太鲁阁族


【族群概述】

太鲁阁蕃男女

以往学术领域中台湾原住民族群分类,因在部分文化传统上,太鲁阁族与泰雅族有某种程度关连和相似性,前者只被赋予「亚族」及「群」层级,以「泰雅族赛德克亚族东赛德克群」称置于泰雅族范畴之下。但早在日治时期便有学者调查指出此群自称sajeq,且发现其与泰雅在语言、文化等面向的不同,故以sajeq族(纱积族)称之。

赛德克群自称Sejiq,为「人」之意。太鲁阁族原居南投县境内,不同时期中向东迁徙分出。在原居地区已有Tkdaya、Truku、Tuuda等语群,自南投向花莲东迁的赛德克群中又以Truku居多。

族人的认同真实存在,Truku或太鲁阁,才是多数族人对外宣称自我族群身份时的认同指标。

长久来,许多东赛德克族人对摆脱泰雅范畴持强烈意愿,并持续十数年正名运动,纵使仍在东赛德克中位居少数Tkdaya、Tuuda语群部分族人,及南投地区西赛德克族人,对此正名运动抱不同意见,「太鲁阁族」终于在2004年1月14日经行政院通过认定为台湾第十二个原住民族。

台湾原住民族社会中原无「族」的概念,历经日治乃至当代政策、学界研究界定等因素,族的概念逐渐固化。当今太鲁阁族包含原东赛德克群中的三支,即Truku、Tkdaya、Tuuda三群,主分布在花莲数个乡镇。太鲁阁族经政府认定仍未满一年,后续效应待观察,其中关键要素即Tkdaya、Tuuda二群在族中地位问题。

既因当代「族」的概念乃原住民族自身以外的社会所赋予,太鲁阁族在日治时期前,多以群、部落为际,与自身所属外的人群互动。即便现今同属太鲁阁族范畴中的三群,也如同与花莲地区其它族群,包括花莲奇莱平原Sakiraya人、噶玛兰人、南势阿美及汉人,曾是相互猎头或敌对的人群。

该族部落界线模糊主因,即在部落建立在血缘关系,组织相当松散,且因耕地不足分裂迅速,常见另建小部落。但分开后的住区,是否独立为另一部落,则端视其与原部落互动情形,及成员主观认同来决定。

 

太鲁阁族群分布图

【地理分布】

太鲁阁族或东赛德克群,主要分布中央山脉东侧木瓜溪、立雾溪、和平溪等流域,现主要居住花莲县秀林乡境内文兰村、铜门村、水源村、佳民村、景美村、秀林村、富世村、崇德村、和平村,及万荣乡境内红叶村、明利村、万荣村、见晴村、西林村,与卓溪乡境内仑山村、立山村等地,另外,寿丰乡溪口村,南澳乡的南澳村、澳花村、金洋村,吉安乡庆丰村、南华村、福兴村等地,亦有部分赛德克族人聚居。

本族相关历史文献记载多出自早期传教人员、殖民官员,及日治时期、国民政府时期,乃至现今学界相关研究者之手。一般研究对象多以泰雅为主,并将太鲁阁族置于泰雅族范畴,再提及或论述泰雅和太鲁阁族(即东赛德克群泰雅)二者间文化、语言等传统异同。以太鲁阁族为主体的研究相对较少,惟近年有增加趋势。

本族口传中族群起源传说有树生石生的混和型,即祖先生于一木质石质混合的神树;或谓祖先来自深邃无底洞。实际上,关于发祥地传说,Tkdaya、Tuuda、Truku三群各有不同说法,位花莲县秀林乡文兰村西南方Bunobong(神石、白石、牡丹岩)是较为流传版本。

外界开始以文字记述族人迁徙也同样包含族人口传迁徙历史,自清代经日治时期至战后国民政府时期,太鲁阁族人因与不同族群、部落征战、国家力量的强制及生活环境条件等因素,而不断发生部落移住情形,大体而言多数部落由深山朝浅山平地区域移动。晚近亦有部分族人离开部落前往都市讨生活。

 

展演的女性服饰

男性服饰

【社会组织与结构】

太鲁阁族社会缺乏严密组织,赛德克人在东移的过程中皆以家族为单位,同一部落里的人都有亲戚关系,部落之间也藉亲属关系形成绵密网络。部落极容易分裂,通常不出三代便有成员分出,另立小部落,导致部落规模很小。在面临紧急情况时,邻近有血缘关系的部落便会联合形成部落同盟以御外敌。

太鲁阁族社会有头目(某些较大部落设有副头目或辅助头目)、长老、族长、传达、勇士等角色。但有研究者指出部落头目常是外来政权指派,其权力不及其亲族内成员,遇有决策时机,通常由长老、族长共同协商。

亲属关系在太鲁阁社会扮演很重要的角色,部落多依此原则组成,也主导人际间互动关系。亲属(lutut)包含父系母系血亲,及姻亲在内是个双边(强调血缘而非系性)的亲属概念。Gaya是太鲁阁族重要概念,意指法律、道德、禁忌、仪式、礼俗、规范等。在部落中人的组织及动力以具有gaya关系的人为主,此即为具相似血缘及地缘的亲属。具gaya关系的族人,彼此间须分担生活责任、互相帮忙、共负罪责、共守生活秩序等,而男女族人间互动分际,也受传统gaya约束。

 

【生产方式与饮食文化】

太鲁阁族人现仍以务农主,但也有部分族人从事工商或公教业,而离开原居地前往都会区如花莲市及其它大城市谋生。离开家乡至都会地区求学学生不少,并有原住民大专青年会之类的组织团体。2001年3月一群在北部求学的Truku学生成立「台湾原住民德鲁固族学生青年会」致力推动族群文化及族群正名。除此类学生团体前往都会地区工作的族人,多为散居或逐工作而居较少有形成同族聚居情形。

现代国家体制进入太鲁阁社会前,本族人山田烧垦及狩猎为主是其生计模式。因居住区域多在一千公尺以上山区,除耕种小米、旱稻、甘薯等作物外,肉类食物来源取自山区各种兽类。传统住居、建筑物皆取自周围环境坚固树木、竹或石板作为建材。

饮食方面,小米、甘薯等作物是族人主食,蔬菜、果实、及狩猎所得猎物只为副食。小米可制作黏糕、粥类,或将发酵制成酒类。甘薯则煮、蒸、烤皆可。山上猎得的兽类包括山猪、水鹿、山羌、长鬃山羊、飞鼠、果子狸、野兔等动物。鸟类、鱼类也是族人获取肉类来源。肉类通常经熟食或腌制,部分内脏则可采生食方式。

 

【祭仪文化与宗教信仰】

太鲁阁族基本是两性分工社会,它是个男耕猎女耕织分工方式。狩猎活动为男性族人职责,耕地的伐木、整地等较粗重工作也为男性所司。女性则负责种植及日常除草照护,作物收获时则男女合力完成。

族人自身无法生产制作的物资,通常透过交换取得,其中以盐、火药、枪械、铁器等与汉人社会交换而来最主要。

太鲁阁人传统以utux信仰为主,utux一词虽指向祖灵(或rutux rudan),但也含神、鬼、灵魂等意象。虽人死后都会变成utux,但真正与自己有切身关系的是具亲属关系的utux。因此,utux祭拜以祖灵为主要对象,它关乎个人及其它成员福祉。触犯gaya、对utux不敬,皆可能为自己及其它人带来不幸灾祸厄运。

西方基督宗教在日治时代便传入太鲁阁地区,但因日本政府的禁止以致传教效果不彰。战后接受西方基督宗教族人迅速增加,主要教派包括基督长老教会、天主教、真耶稣教会等。

传统宗教领袖中有祭司(msalu gaya)角色,但非所有祭司皆为专业(Truku群多为部落住区的族长取代)。祭司负责所有与生产有关祭仪,指导部落成员遵循祖先gaya在祭典向祖灵祈求农产丰收,狩猎及猎头皆能多获。女巫(smabox guyox)多在部落发生疾病或灾害时施法判明事因。信仰基督宗教后,宗教领袖则为教会神职人员或长老,协商教会事务进行。宗教领袖在政治运动中,也可能扮演重要角色,如太鲁阁正名运动发起初期即多由教会牧师为核心份子。

传统信仰中除祖灵祭外,太鲁阁人按一定的农耕周期,进行含播种祭、收获祭等各种岁时祭仪,并不定期举行猎头祭、祈雨祭、祈晴祭等。随基督宗教引进及生计方式转变,传统祭典举行已大幅减少,惟近年族群文化复振风潮,开始有部分部落重新举办祖灵祭等祭典。

太鲁阁番的住家

 

【居住型态】

传统上太鲁阁族部落规模小,人口数偏低,一般部落只有十数人左右,超过二百人大部落非常少见。此外,同一部落各个家户住屋又常呈稀疏散落分布,每家户与其邻居间距离最小都20~30公尺以上,甚至同一部落却分布在几个相互分离的住区,彼此相距数公里或者数小时路程。

 

 

【工艺、艺术及音乐表现】

纺织及编织是族人传统生活中重要技艺。纺织是女性的工作,所有衣物与布匹皆出自其手。纺织材料以苎麻为主,通过去叶、剖麻、剐麻、冲洗、晒干等复杂步骤,才能进行编织程序,故现今多以毛线、棉线等现成材料代替。编织材料通常是藤与竹,现代又增加尼龙线等纤维制品。所编物多为生活中所需,如搬运用、提带用、储存用、盛置用、鱼捞用、装饰用等编品,代表性器物有如网袋、置物篮、背篓、头饰等。此传统物质文化,如今多为现代产品所代替。

太鲁阁族-波可斯依社酒壶

标本文物-女裙

太鲁格族-标本文物-套袖



音乐舞蹈是族人传统生活不可或缺要素。平日工作或工作余闲,族人不分男女多会吟唱歌谣,而歌曲调子不多,主要透过即兴式歌词表达演唱者当时心情。舞步不复杂,常围成圆圈配上简单舞步起舞。乐器方面,有笛、口簧琴等。今天它们较常出现表演场合中。

台湾各地原住民族文化园区多有原住民歌舞表演项目,刻板化其它族群对原住民的印象。传统上花莲地区以原住民文化为主题的观光园区,多半以阿美族为代表少见凸显太鲁阁族存在,也少太鲁阁族人参与。近来太鲁阁国家公园以官方力量推动观光,延请太鲁阁族人在园区内表演织布,展出传统生活器具等。

 

【族群与政府关系】

透过政治运动争取自身权益,太鲁阁人几乎无役不参与,以1988年还我土地运动、1990年和平反亚泥运动、及1994年抗议太鲁阁国家公园事件等最为典型。正名诉求则贯穿各项政治运动。正名运动最早是由台湾基督长老教会太鲁阁中会发起,直到1996年后逐渐激起族群内部注意,以「正名」为名的研讨会就多次在花莲各地举行。

原住民文化逐渐受到政府及台湾社会注目后,族群文化即有复苏迹象。太鲁阁地区开始举办传统编织及纺织相关研习班、传统歌谣、传统舞蹈比赛及祭典等。部分族人也开始进行各类艺术创作,其中如皮雕即是一新创作方式。此外也开始有族人探访耆老,以文字书写方式,记录与研究本族文化传统。这些活动无论新旧,均反应族人对自身族群文化身份的认同与渴求。

正名前后,各类艺文活动与学术活动举办和推动,除是族人对自我族群身份认同的显现外,也有型塑新传统新认同的可能。太鲁阁族和赛德克(sejiq)都走向新的局面,未来族群争议仍需多人共同的智慧来解决。
 

我的e政府無障礙空間標章

国立台湾史前文化博物馆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8  隐私权政策 | 网站安全政策
地址:950-60 台东市博物馆路1号 No. 1 Museum Rd., Taitung, Taiwan. 电话:089-3811666 联络我们
最佳浏览环境 1024 x 768 窗口模式,IE5.0以上版本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