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版English簡體版日文版|兒童版

台湾原住民数位博物馆(回首页)

 
 
 

 

邵族


【族群概述】

邵族用樟木树雕成的独木舟摄于1900年5月17日

邵族人物服装

邵族自称thao 或thaw。日治时期居日月潭畔邵族人其族类划分定位一直处于模糊地带:伊能嘉矩、粟野传之丞将其视为布农族一支,森丑之助根据邵族人从阿里山追逐白鹿到日月潭传说,将其视为阿里山北邹族一支。也因此传说,邵族在政府官方认定中一直被视为阿里山邹族分支。民国后学者陆续从语言学、人类学、生物学等观点,投入对族群分类的关注与研究,多数认为邵族与平埔族关系较密切,也有学者主张他与布农族的关系,另有部份学者建议应视其为独立一族。
2001年8月林修澈提请行政院原住民族委员会将邵族正名报告,引述生物人类学者陈叔倬于1996年发表的研究报告,以「邵族与邹族二者遗传距离很远,显非出自共同族源,若将邵族视为邹族之一,实无根据」为由,正式核定并请总统9月宣布邵族脱离邹族,正式成台湾原住民族第十族。过去一直未明的定位问题,终在学界、地方文史工作者及邵族人的期盼努力下确定。

 

【地理分布】

分布台湾中部南投县境内(东经120°55' 北纬23°52')邵族人,环绕日月潭居住。邵族人经济型态受日月潭发展特有渔捞及观光产业影响,最显明实例是在观光场域下,传统仪式祭典纳入各级政府中秋观光祭活动范围,在此情境发展下邵族发展出「对内」(依传统方式自我展演)与「对外」(依观光需求演给外人看)策略,一来可维系传统,二来可满足政治文化与观光文化要求。然因物质外力介入,仪式观光展演常导致「难演」的矛盾局面。

 

邵族群分布图

邵族拉鲁岛(即光华岛)

水社商圈

相传邵族先民原居在puzi(汉音 土亭)之地,康熙年间搬迁到lalu(即光华岛)珠仔山,当时岛屿上除房屋所占基地外,四周还有些许田地围绕。道光前住日月潭珠仔山的邵族先民放弃居地,迁徙到日月潭潭岸地区,分别在鱼池(审鹿、沈鹿、沈禄或作审辘)、猫兰(今中明村)、水社(包括水社、石印、茅埔等地)、头社等形成聚落。光绪年间因汉人势力入侵,住在鱼池居民移居于其北的新兴庄,原居猫兰的聚落迁至其北的小茅埔,而居水社住民则分别散居在大茅埔、石印、竹湖等地。日治初期族人又有一次重大移动,新兴庄、竹湖等诸部落含并在石印,头社的若干户则迁徙至大平林。

目前邵族最主要的两个聚落为德化社与大平林,总人口数都不到300人。过去邵族人在水沙连地区占领导地位,然因垦殖、通婚、外移、与疟疾,造成人口大量衰退,此都与汉人垦殖、族群互动有深远关系。据历史学家陈计尧研究,日月潭地区原住民聚落约在17世纪末与18世纪初即已定型,他推测日月潭的原住民水里社、头社、社仔社、猫兰社、审鹿社、木屐兰社、福骨社等七社,自19世纪开始便以「群体」方式以日月潭为内聚力分散与聚合,并经四次重要迁徙。

日本昭和六年(1931年)6月台湾电力株式会社开工兴建日月潭。昭和九年(1934年)7月大观发电所完工,湖面提升21公尺,于是将居潭南边石印邵族人,迁徙至原汉人聚落卜吉(今德化社)一带(即剥骨或北窟)住卜吉社的汉人则移至员林、二水等地。迁居卜吉社后日人便对邵族人实施隔离政策,邵人不得迁出他处,本岛人也不得迁入。日人建立水库后大力推广观光,邵族人开始涉入观光事业,战后汉人移入渐多,汉邵间土地纠纷也日渐严重。


【居住型态】

现今邵族以德化社为最大聚落地,行政区域归属南投县鱼池乡日月村。德化社隔潭对岸聚落为水社,是日月潭最主要观光地区,过去水社原是邵族聚落地目前则为汉人居住。除主要环潭公路外,德化社部落南方有条小路可通往布农族的卡社聚落潭南,并可直达信义乡的布农聚落地利和双龙两地。部落经往东北方通过鱼池,可达仁爱乡的过坑、武界等布农聚落,此二处的布农聚落都与邵族保有深厚姻亲关系。

日月潭德化社现聚落状态,是经1980年土地重划及1999年921地震后重建而形成,因日月潭发展观光事业村落大多呈现商业贸易的发展面貌。地震前聚落内的邵族与汉人呈现共居状态,比临而住并无特殊区隔,汉邵间相处很和谐,921地震后因部份村民房屋受损严重,政府与民间单位在部落外,原为山地文化园区地点,由邵族文化协会结合政府与民间的补助款,与建筑师共同合作由族人搭建组合屋一共42个家屋,并以家有邵族传统信仰公妈篮为分配依据,同时设计传统的祭场与部落教室等空间。协会为与聚落的汉人作区隔,限定拥有传统祭祀物品「公妈篮」的邵族人才能申请,原汉邵共同居处的聚落,俨然成为两个分离部落。

 

【祭仪文化与宗教信仰】

邵族杵音

公妈篮

先生妈

标本文物-背篓

标本文物-席

「公妈篮」圆口、四方足的藤编篮子,是邵族人祖灵信仰最大表征,里面放过去祖先的衣物与首饰,另外是家户中分新篮夫妇的衣物。一个「公妈篮」即代表一个家户祖灵的存在。邵族人相信人死后会成祖灵回到祖灵篮受到祭祀,但并非每个人都能顺利成为祖灵,最主要受到影响的人是婚入者。邵族氏族是个外婚单位,具有同一氏族名称的男女不能结婚,但有亲缘关系非同姓者却可行婚姻关系,然邵族长久人口数都是男多于女,在氏族外婚影响下,邵族男子多婚娶邻近社外女子,受地缘之便汉人、布农女子等容易藉婚姻关系进入邵族部落,据陈奇录先生研究,1955年起外族人口每年即以30%比例影响部落人口结构,所改变与冲击不仅是人口结构,物质文化与族间认同等层面都深受影响,而为解决身份认同问题,邵族人以「炉主制度」规制一套「祖灵认同」的仪式行为,让外族婚入者缓慢同化并确保邵族血统。

没担任过「炉主」的婚入者,不仅在仪式中不被承认为夫家的人,死后更无法成为祖灵,她的名字并没出现在每次仪式的点念,因此透过婚姻关系,婚入者并无取得真正家户成员身份,而须经「炉主」此特殊文化制度,将个人bahi(灵魂)经仪式过程转换、流动,才能真正进入新的家户,取得家户身份并确保死后地位。所以对邵族人灵魂流动与身份取得密切相关,内隐意义则是邵族人对一个理想人的建构与认知。

 

我的e政府無障礙空間標章

国立台湾史前文化博物馆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8  隐私权政策 | 网站安全政策
地址:950-60 台东市博物馆路1号 No. 1 Museum Rd., Taitung, Taiwan. 电话:089-3811666 联络我们
最佳浏览环境 1024 x 768 窗口模式,IE5.0以上版本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