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版English簡體版日文版|兒童版

台湾原住民数位博物馆(回首页)

 
 
 

 

雅美(达悟)族


【族群概述】

盛装的雅美(达悟)族妇女

远眺兰屿一景

兰屿雅美(达悟)族属南岛语族中马来波里尼西亚语系的一支,远祖于约八百年前从菲律宾北部巴丹群岛移居兰屿 (de Beauclair 1959)。虽雅美(达悟)人与台湾其它原住民都属马来波里尼西亚系,但在文化表现上却有明显不同,是台湾原住民中唯一缺乏酿造酒精性饮料技术、没猎头及纹身习俗、不使用弓箭的族群。依赖捕鱼及种植水芋、甘藷等块根及块茎作物维生,建筑形式、飞鱼祭典、新屋及新船落成礼、对死亡及神灵的态度等,使他们成为台湾原住民中极独特的一群。目前人口数约五千多人,是台湾南岛语族中唯一的海洋民族。

兰屿岛上原住民是达悟族人(或称雅美族人)。「雅美族」此名称,是光绪23年(1897年)日人鸟居龙藏首次赴本岛调查后在报告中称岛民为「雅美族(YAMI)」。自此「雅美族」这名称便成该岛原住民的族名,在官方文书、学术刊物中广被使用。然而岛上原住民自称Tao(达悟人)、Tao no pongso,意即「人」、「岛上的人」自我认同的名称。此外,称自己的岛为Pongso no tao亦即「人之岛」之意。在雅美(达悟)族人传统宇宙观,兰屿本岛并非整个世界的中心,四周大海才是世界中心,这跟中国大陆惯以「大中原主义」自居大异其趣。

兰屿因地理位置特殊,为东南亚人类与动植物迁移的主要踏脚石,蕴育达悟文化及丰富而罕见的动植物,对学术界在研究台湾、琉球与南洋地区土著血源与文化、古地理、古生物地理及生物相等深具价值。日据时期日本政府于1895年正式设定兰屿为研究区,保持当地居民传统生活状态,禁止外人移殖或开发,经50年殖民统制仍保存达悟文化独特风貌。













 

雅美(达悟)族群分布图

【地理分布】

「红头屿」位台湾东南外海西太平洋,大约在东经 121 度 32 分, 北纬 22 度 03 分,离台湾本岛约 40 浬,与台东则相距 49 浬,南望菲律宾巴丹群岛;是座古老火山小岛,岛周长38.54公里,环岛公路长四十五公里,全岛有九座山峰,因本岛最高峰为红头山(海拔548公尺),旭日东升,大地映红,景色绚丽,故由此得名。因红头屿音近红虫,致无公职人员愿前往服务,后因台东县府为行政管理之便,且红头屿盛产稀有蝴蝶兰,故于民国36年元月更名为「兰屿」。
兰屿四面环海,所有资源只能供本地使用,且可供人居住地区,被天然岩石阻隔成四个条件相当的生态环境,雅美(达悟)族人将兰屿岛上的自然环境分为海、海边、山野等三个地带,而在海边和山野接点处形成聚落。
兰屿全岛多山且山势陡峻,平野甚少,山中多溪流,在山麓沿溪处形成一处处的冲积扇缓坡地带,山溪出口处则形成沙滩:此类冲积扇地带为水源丰富且靠近便渔船出入的弧湾及狭长礁石海岸,且缓坡地形适合聚落定居,故岛上聚落都建立于此。

 

 

 

 







【社会组织与结构】

就社会组织,达悟文化很强调夫妻的一体感,就仪式层次,落成礼是雅美(达悟)族人努力的目标及声望来源之一,不论是屋宇或船只的落成礼,男性负责船只或屋宇建造,女性则准备丰盛水芋,两者对落成礼成功不可或缺。此外,陈玉美(1994)指出夫妻(或核心家庭)是达悟社会组织最基本单位,也是sharing of substance概念最具体的表征。sharing of substance概念不仅有助理解当地人的社会文化范畴,也有助了解部分社会文化运作过程。作者认为达悟族父系与母系并不具严谨法人特质。社会群体、共作团体的形成须由另一个当地人称zipos(亲戚)的范畴来理解。达悟人的社会组织特色为父系世系群,主张父系传承而相同祖先的父系亲属紧密连结的社会型态。此外,雅美(达悟)族人并无明显社会阶层或头目制度,但因雅美(达悟)族人强烈依赖捕鱼所发展出的文化体系,男性另外组成以大船为中心的「船组」(kakavay)强化父系世系群的经济功能。

 

【生产方式与饮食文化】

雅美(达悟)族分享食物文化

雅美(达悟)族飞鱼干

雅美(达悟)族处理地瓜

Tao族人在「人之岛」早期经济型态是种自主性的生计经济,依山种植地瓜、芋头,靠海捞捕鱼类、贝类,并豢养猪羊鸡等,这些都只是自给自足的实际生活所需,Tao族人身兼生产者与消费者角色。传统兰屿雅美(达悟)族人是以水芋、田芋、蕃薯、鱼、鸟、兽肉等为食,每日二餐另有椰子、林投等其它水果当做点心。因此雅美(达悟)族人的生产活动主要有两大类:一是以水田定耕与山田游耕为主的农事;另一为海上捕鱼。次要的生产活动则有饲养家畜(猪、鸡、羊)和采集野生植物。水芋、蕃薯是主食,因此在兰屿仅有的狭窄海岸平原上,到处皆均可见水芋田与蕃薯田形成特殊作物景观。余光弘(1994:6)指出「雅美(达悟)人大致将食物分成两大范畴即主食kanen和yakan,前者也被雅美(达悟)人简单明了称作『饭』,后者则称『菜』;通常妇女每日主要工作是『拿饭』mangerp so kanen,男人则是『找菜』manersavat。甘藷wakei与水芋soli是最重要的主食。副食种类较多,主要取自海洋但供应来源却不稳定,所以yakan的有无与多寡常是雅美(达悟)人日常生活关注重点,故男人出海是全家希望所系,能常满载而归者,不但能维持全家丰足生活还可分亨亲友邻舍,自然在社会中较受到尊敬」。

「礼物交换」体系仍相当程度依存于兰屿日常仪式生活中,但是基于「互惠」的人际关系网络,而非为「牟利」的个人动机。然而近年的种种迹象显示兰屿也日益卷入「商品交易」与「市场经济」体系的时代主流,对现代化商业制品、货币使用的依赖也反身考验传统「物质文化」与「生计经济」的变迁。余光弘(1994:8)即指出可能在二三十年内Tao族人会失去其经济自主性。尤其自1971年兰屿开放观光,1972年轮船与飞机定期航行于台湾与兰屿间,交通便利逐渐加深兰屿资本主义商品化程度,也造成兰屿青壮人口严重外流,兰屿成了被台湾经济体制牵绊的边陲地带,也使兰屿传统经济体制加速地异质化。当代兰屿Tao族人在逐渐卷入「货币价值」与「市场经济」处境后,想必其尾随的「资本主义」与「世界体系」影响也将随波涌进「人之岛」;或应说用「货币价值」、「市场经济」的狂流将Tao族人逼出「人之岛」,像当初台湾本岛山地的原住民在经济崩解、社会解组后被迫下山。只是兰屿Tao族人不是「下山」而是「离岛」!

 

【祭仪文化与宗教信仰】

雅美(达悟)族新船下水礼

雅美(达悟)族没严格宗教观念,但对不可抗拒的自然力及不可知世界,有极端恐惧感,故除敬畏伟大天神更惧怕恶灵(Anito)。雅美(达悟)人会指着日月告白自己的意志祈祷天神,然并无奉耙神灵的堂宇,也不雕塑各种神人之像。处处显露原始初民色彩。雅美(达悟)族人居住在四面环海的世界,是个典型海洋生态社会,一年的作息与飞鱼泛期有密切关系。雅美(达悟)族人根据生物生态习性与洋流循环制定一套历法,订立许多禁忌规范雅美(达悟)人的鱼区、捕鱼时间和捕鱼方式,这套知识文化是雅美(达悟)人与海洋为伍累积经验与智慧得到的民族生态学。一年中大抵春季是捕鱼季节、夏秋是农业季节,秋冬季则是制造与休闲的季节。以飞鱼泛期为中心,一年从二月底到十月中,按节期准备、出海捕鱼、分食、收藏等一连串行事,可说飞鱼的生产、分配与消费反映雅美(达悟)人的集体生活,整个飞鱼的捕捞工作具相当仪式性;雅美(达悟)人与海洋紧密连结的生活方式也反映在相关祭仪活动,特别是新船下水礼和飞鱼祭庆典;族人与相关物质文化亦极丰富,在建造及雕刻拼板舟、打造银器、捏制陶器、制作泥偶等方面有极出色表现。渔捞是雅美(达悟)族男子最重要生计活动。因而发展出进步的造船技术。族人认为船是男子的身体,造船是神圣使命,是生命一部分。拥有船表示拥有海,拥有天空,也拥有男子勇气。造船对雅美(达悟)族是神圣与美的结晶。

 

【工艺、艺术及音乐表现】

雅美(达悟)族银帽

标本文物-陶壶

台湾各族在歌舞方面均有不错表现,雅美(达悟)族也承袭这项传统。民俗音乐家许常惠听他们歌唱后,说雅美(达悟)族人只有三种旋律,而雅美(达悟)人坚持主张他们有几十首歌,且每种场合有其特用之歌。事实上雅美(达悟)人是以歌词内容来计算歌曲,并不重旋律多寡。然雅美(达悟)族舞蹈颇有名诸如:妇女的头发舞、男子的勇士精神舞,已享誉中外。其它如新船下水典礼中「抛船」仪式很精致的舞蹈。

 

【族群与政府关系】

就当代兰屿与台湾本身南北、东西及城乡发展间的不平衡一样,离岛地区常是被视为「边陲地带」,不管在交通、医疗、教育等方面,与台湾相较下显得极不平衡的困境;兰屿就是在此政经结构下的「离岛地区」。而兰屿除有与台湾隔着太平洋的「离岛」属性外;兰屿还有对台湾国民政府心痛的「历史经验」诸如『海砂屋国宅』、『退辅会农场』、『军犯管训队』、『筹设国家公园』、『核能废料场』等;此外,当代「人之岛」上的雅美(达悟)族人还须继续面临与岛外的人(主要是台湾)互动的种种族群处境。而近年兰屿『反核废运动』如日中天进行,雅美(达悟)人在多次反核废运动已强烈表现「核能废料场一定要迁出兰屿--否则一切免谈--!」总之『核能废料场』已是兰屿雅美(达悟)人心中"永远的痛",也是当代雅美(达悟)人最沉重的『历史经验』!
 

兰屿14人大船

兰屿青年莅临台东史前文化博物馆

台湾原住民的发展是国家整体发展的一部份,然原住民在迈向现代化同时,也深陷国家政经结构性的劣势地位,并面临族群传统文化消失的严重危机,成为台湾社会高度发展的憾事。Tao族人长久居住在被大海包围的小岛上,自成一个生态与人文的封闭体系。所以每次有新兴事物被动移置或主动引入,「人之岛」与岛上的人都得接受,然后总会带来瞬间的「排斥」及其长久的后续「消化」。所以兰屿此部落社会在中华民国『国家体制』下,如何能好好被「理番」统治?似乎也成了国家政绩象征指标之一!所以当代一些雅美(达悟)族菁英份子已渐渐意识到:「最具决定性作用的是外在政治情境:族群所拥有的政治权力。一个人所属的族群是宰制,还是被宰制的?」例如在「反核废运动」菁英份子将传统人类学家或大众所指称『雅美』人改称『达悟』(Tao)、成立『兰屿达悟(Tao)民族议会』等,都是种藉由『正名』的机制来凸显我群 \ 他群的族群界线,并试图达成族群认同、族群利益的认识及行动的可能性。总之可在「反核废运动」现象诠释里,发现达悟部落在『国家体制』强大威胁下的反动;也就是兰屿的「反核废运动」造就当代达悟人的「族群意识」再建构。
 

我的e政府無障礙空間標章

国立台湾史前文化博物馆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8  隐私权政策 | 网站安全政策
地址:950-60 台东市博物馆路1号 No. 1 Museum Rd., Taitung, Taiwan. 电话:089-3811666 联络我们
最佳浏览环境 1024 x 768 窗口模式,IE5.0以上版本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