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版English簡體版日文版|兒童版

台湾原住民数位博物馆(回首页)

 
 
 

 

鲁凯族


【族群概述】

鲁凯族下三社群万山社头目正面

2007年多纳村石板屋

日治时期曾从事台湾原住民分类的日本学者多,他们的分类标准和结果不尽相同。马渊东一(1953)〈高砂族 分类—学史的回顾〉一文指出「鲁凯族」在学者的分类,最大争议在于其是否具独立的族群地位,或只是排湾族下的一个亚族。他表示「鲁凯族」早期在学者著作中称Tsarisen,后来自《台湾高砂族系统所属研究》改称Rukai。

相关文献发现「鲁凯族」建构过程可分四个阶段。第一期伊能嘉矩和粟野传之丞(1900)依风俗和语言,将Tsarisen赋与分类上独立地位。「Tsarisen族」范围包括Raval、Butsul、Rukai、和下三社。第二期森丑之助(1912)、佐山融吉(1921)、小岛由道(1920)将Tsarisen并入Paiwan族中。第三期移川子之藏等(1935)及小川尚义和浅井惠伦(1935)分别依系谱和语言赋与Rukai分类上独立地位。移川等将Rukai和下三社合并为「Rukai族」。第四期鹿野忠雄又将Rukai并入Paiwan族。在「鲁凯族」内部分群上,鹿野忠雄(1939)依地理分布和族群自我意识将Rukai亚族分三个地方群:「东Rukai群」、「西Rukai群」、及「下三社群」。陈奇禄(1955)则依居住地域,将鲁凯族分三群:「大南群」、「隘寮群」及「浊口群」。

鲁凯族命名制度皆有命名法则与机制,对地形地貌均清楚命名。高山较湿冷冰凉区域(takangangerecane)称drekai,较低热区域(takaculuane)称labelabe,此种分法是以聚落为界线,「鲁凯」即「较高冷的地方」之意。对排湾族,鲁凯族自称Ngudradrekai意指山上的人、住在山上的人、或住在气候湿冷冰凉(takangangerecane)之地,即居住在寒冷冰凉地带族群之意。就鲁凯族与排湾族相对位置而言,鲁凯族分布区域海拔较排湾族高所以鲁凯族自称Ngudradrekai符合其所在环境。但当雾台鲁凯人形容自己或其它原住民不同于非原住民时是用Kacalrisiaane(山地人),而不用Ngudradrekai自称。文献的Rukai(鲁凯)可能是撷取Ngudradrekai的drekai因发音误差drekai变成Rukai。一般而言,西鲁凯人用国语自称族群名称时会用鲁凯族,若用母语自称不会用 “Rukai”而是用 “Ngudradrekai”。东鲁凯人自称为 “su-Taromak”意指「居住在大南的人」。下三社群则认为三个村的自称—Torlukan、’Oponoho和Kungadavan是祖先所流传下来,为最根本的认同,因此各村口语上即以此作为我群称名,而文字则仍以「鲁凯」作为汉译称名。 鲁凯族最早从Dalubaling(大鬼湖)开始移动分流,逐渐形成今日茂林、万山、多纳的「下三社群」,吉露、好茶、阿礼、雾台、神山、伊拉、佳暮、大武的「西鲁凯群」,及以达鲁玛克为主的「东鲁凯群」。
若以迁徙定居情形及与达鲁玛克关系,则「西鲁凯群」可再区分为四个系统,即「达得乐」(Dadele)、「拉布安」(Labuan)、无分脉渊源的「吉露」(Kinunane)、与从Shikipalhichi向西移进的「古茶布安」(Kucabungan)等四个系统。
鲁凯族人所宣称的认同,依区辨对象不同而选择相异的分类标准,呈现多层次的结构。以多纳聚落为例,当多纳居民要凸显聚落认同时,便运用语言、历史记忆和「黑米祭」,作区辨自己和茂林、万山两村的族群表征。当多纳居民要凸显茂林乡或下三社群的认同时,便运用行政区划、学术分类、语言和历史记忆,作区辨己群与雾台、台东两群鲁凯族的族群表征。当多纳居民要凸显「族」的认同时,便运用国家族群分类和文化特质,作区辨鲁凯族和其它族群的族群表征。因此,聚落、茂林乡∕下三社群及鲁凯族此三层次的认同,分别构成三类在共同源头基础上进行互动,从而衍生出同类意识和归属感的人群即族群(ethnic group)。在不同情境,下三社人透过文化遗产意义和社会记忆的操弄,界定认同层次。

 

【地理分布】

鲁凯族群分布图

鲁凯雾台小区岩板巷

鲁凯族人主要居住地在中央山脉南段东西两侧。山脉西侧有两支包括分布在隘寮溪流域的西鲁凯群,和分布在荖浓溪支流浊口溪流域的下三社群;山脉东侧一支,分布在吕家溪流域的大南群或东鲁凯群。前者以海拔约五百至一千公尺的山区为主要居住地,后者的居住地则位在台东平原沿山地带。目前行政区划下,西鲁凯群的村落为屏东县雾台乡的好茶(Kochapokan)、阿礼(Adel)、吉露(Kinulan)、雾台(Butai)、佳暮(Kanamotisan)、大武(Kaibwan)等六村,三地门乡的德文(Tokupon)、青山(Samohai)两村及玛家乡的三和村美园小区;下三社的村落为高雄县茂林乡的茂林(Torlukan)、万山(’Oponoho)、多纳(Kungadavane)等三村;东鲁凯群的村落为台东县卑南乡东兴村(旧名大南村)(Taromak)。
鲁凯族的分布领域北与布农族、邹族相连,南邻排湾族,东与布农族、阿美族和卑南族的居住区域衔接,西方除荖浓溪部分平地外,都被排湾族拉瓦尔亚族(Raval)及布曹尔亚族(Butsul)包围;此外也有部份鲁凯人,远居大武山以东和太麻里溪上游一带。

传说中鲁凯族的发祥地称Kalaila,位于中央山脉Daloaringa、Tiadigul(又名Bayu,今称「小鬼湖」)和Varokovok三个湖附近。Kalaila是神祉居住之地,神秘幽静经过此处须穿白色衣物,否则会触怒aididinga(神明)招致不测。据东鲁凯人说法,aididinga亦指死者灵魂。Sunaranara上去些有个称Cakov之地在Bayu湖以东四公里处,有个分叉的石柱传说是arakowa(aididinga的集会所)。鲁凯族的aididinga在离开身体后,会依序经Daloaringa、Varokovok、Auaura、Bayu等湖泊,再回到Aurathuda(雾头山)和Tagaraus(北大武山)最后定居在Kavorogana(即死者的聚落)。







 

鲁凯族东兴村新婚夫妇喝连杯酒

鲁凯族结婚聘礼

【社会组织与结构】

鲁凯是阶序性社会,主要分为头目、贵族和平民,贵族又分为高阶贵族和低阶贵族,此三者为与生俱来并代代相传的地位。因本家和分家之别、跨越阶层界线的通婚(升级婚和降级婚)及鲁凯人喜自抬身价等因素交互作用,使阶序关系的计算更形复杂。此外,勇士则是后天以个人才能和成就取得的地位,不论贵族或平民,只要屡次馘得敌人之首、抢得敌人武器或猎得大型动物,便可经长老和聚落协议,颁以勇士头衔成为军事领袖,因此也成平民晋升地位的主要途径之一。东鲁凯群有会所制度,男子15岁集体通过成年礼后,成为年龄组织中一个新年龄组。

社会位阶的计算以家为单位,家名本身即蕴含头目、贵族或平民的身分。换言之,从所属的家名本身即可辨识出一个人的社会地位。家的家名和家屋由长子继承,余子分出另建新家屋,并另取新家名,形成本家与分家的关系。多纳鲁凯人以「炉灶」(tabalongane)的象征表达「本家」意理。

鲁凯族聚落有多项意义。地域单位是聚落第一个要件,但聚落不完全等同居住单位(lialikolo),有时一个聚落是由数个邻近居住单位共同构成。彼此间的关系有时是附属,如Labuan和邻近的Didero;有时是分出的,如屏东县雾台乡佳暮村原是雾台村的农地,后因雾台人口增加土地不敷使用,陆续迁居而形成新聚落,但概念上仍为雾台的一部份,纳贡赋给雾台的贵族头目,也共同参与雾台的部落性祭仪。地缘相近、土地为相同的贵族头目所有是认定鲁凯聚落的要件。

各聚落起源传说皆显示,主要贵族家系因较早到聚落原址,因土地先占而得以管辖整个聚落范围或享有特权。《重修台湾省通志卷三住民志同冑篇》指出,鲁凯族依使用目的将土地分类,道路、会所、聚落外休憩据点、聚落内集会场、敌首棚、泉水、公墓等设施,属聚落全体公有;其它聚落内和领辖范围内土地自然财产,及自然土地上一切附属财物,甚至山上石头、树木野草野花、山林中鸟兽、溪流中鱼贝等,都属少数既定贵族家系私有财产,贵族即根据此种财产权向平民使用者征收租税(sualupu)。

可耕农地(kadunangan)范围广及聚落内外,一般概属贵族家族所有。农地和建地因聚落历史发展结果,而有很明确分属何者贵族家族的情形,平民欲使用前需征求贵族同意,每年农作生产收获时需将大约四分之一的芋头和小米送往该领土所有权贵族家。使用贵族领有的建地建筑家屋(tangane)平民,则需在家中举行成员生命仪礼或岁时节庆时,致送部份礼物给贵族家,如仪庆活动有宰杀猪须将猪内脏部份送往领主贵族家以示尊重。

西鲁凯群中以好茶为例,平民可经仪式和缴税(猪、酒等礼物)程序,取得头目和贵族的装饰权,此为「特权让予税」(thimithimi)。头目和贵族可让予的特权含:刺青权、百合花饰权、饰服权、特殊名制权。在下三社群中并无特权让予税。刺青和配戴百合花饰并非头目和贵族特权。饰服权和特殊名制权则须透过婚入头目和贵族家平民才取得使用权。行升级婚时平民须给贵族「攀升礼」,以象征和经济价值均很高的物品为主,婚后生下的后代方得以取用贵族的名字。

 

【祭仪文化与宗教信仰】

20080809好茶村
丰年祭-亲善公主、大使与评审委员等合照

2008达鲁玛克部落-秋千祭-角力比赛

96年东兴村卡拉里西亚秋千祭-大会舞

传统鲁凯族人将超自然现象分五类,第一类为精灵是打猎时向其祈求多得猎物,或农耕时祝祷丰收的对象,第二类为神灵拟人化有个性喜怒的表现,是聚落中神媒巫医祈赐医病能力的对象,第三类为普遍存在荒野中某处的精灵,人若触犯会招祸致病,必要时得央求巫医解之,第四类是指意外于聚落外亡故者的灵魂,第五类泛指人死去后的灵魂即祖灵。

无论是信仰体系或仪式行为,现都不易在族人的日常生活中看出。现代医疗体系和学校教育,改变族人解释日常生活各种事件的方式,基督教看似取代原有的信仰。然而,族人探究不幸事件,特别是意外死亡时仍清楚表现出原有信仰的持续性。

在过去祭仪领袖通常由聚落中特定的贵族家家长担任为世袭制。聚落祭司及聚落内世袭性专司某些特定祭仪的贵族家,在年中定期和非定期岁时祭仪,召集全聚落居民共同举行祭仪。

鲁凯族仪式可分为三大类,第一类为由全聚落共同举行,如砍伐前仪式,祭仪除祈求作物丰收外,也具界定聚落范围的社会意义,另有为聚落占卜来年运势的仪式,在小米收成后举行。第二类以家为单位的仪式,具界定家庭成员及本家与分家关系的意义;可依仪式目的再分为两类,其一与农事有关,其二目的在感谢祖灵并祈求继续庇佑。第三类则是界定个人生命不同阶段,赋予个人社会身份的生命礼仪。

 

【工艺、艺术及音乐表现】

传统上较大型器具制造和雕刻是男性所为,编织和刺绣是女性所为。平民所使用的物品及服饰由平民制作,而头目和贵族所专有的日常用品、木雕和石雕,是由具天分或有家族渊源的雕刻师制作,专用服饰则由头目家系和贵族家系的女性缝制。雕刻师通常出身贵族或头目家系,因象征图纹的知识主要为贵族和头目家系所掌握,许多雕刻师从小耳濡目染听家中长辈讲述关于象征图纹的传说故事和意义,自然成为其创作灵感来源。头目家系和贵族家系的女性,亦熟知象征图纹的内涵和表现形式,因此手巧者常能从中撷取服饰纹样的创作题材。头目和贵族常将这些雕刻品装饰于家屋外部和内部。

刳削木器在台湾原住民各族中为普遍的工艺,但鲁凯族以巧于木工闻名,贵族所使用的木器多施以雕饰。鲁凯雕刻最常用的母题大体与排湾一样是人首蛇身,但其纹样与排湾略有不同喜用两蛇相背纹和太阳纹。鲁凯族编制藤器物与其它台湾原住民各族相同,但特别精巧且器物种类较多,以人字编与六角编用得最广。因鲁凯族以狩猎为主要生产方式,因此揉制皮革是主要工艺之一。
 

鲁凯族木雕

鲁凯族木雕

屏东阿礼小区-男子长袖短上衣

多纳村活动中心

舞蹈是配合歌唱,传统舞蹈中无乐器伴奏,是由参加舞蹈者歌唱配舞。有时男女分开组成两个圆形队伍,女子在内男子在外,男女唱不同歌来配舞,女子均保持缓慢舞步,幽雅慢歌。男子则是舞步与歌曲变化较大。

 

【其它】

好茶聚落(Kochapongan)为鲁凯族西鲁凯群大部分聚落的母社,阿礼和雾台都从好茶分出去的聚落,因此好茶具「本家」地位。旧好茶位在北大武山对面,聚落地点设在隘寮南溪北岸,与散布于隘寮北溪沿岸的诸社远远相对。1977年迁村至新好茶。1990初期一些西鲁凯人积极向政府申请重建二级古迹旧好茶,以振兴鲁凯文化。同时,也动员族人强力反对政府在新好茶处兴建玛家水库。
随1987年座落于玛家乡的原住民文化园区开始营运,异族观光的吸引力带动周边原住民工艺产业发展,许多工作室陆续成立生产制造各式原住民工艺。屏东水门(三地门)地区既是以往鲁凯、排湾聚落下到平地的交通孔道,与聚落和平地皆近便的条件,且原住民文化园区设立于此,许多屏东原住民文化工作者选择在此处创作,并形成彼此往来的网络。
1990年行政院文化建设委员会提出「小区总体营造计划」政策,在鲁凯族各群均有显著影响。除成立小区发展协会外,并举办部落寻根活动、传统祭仪的展演、传统手工艺重振、传统家名和地名的恢复、口传文学和聚落史记录等。对族人而言,先人流传下的工艺文化已成全体族人共享的「文化遗产」和「文化资产」,值得族人加以维护保存。在观光发展情境下,工艺文化经改装和创构,已形成具经济价值的地方特色,成为各小区新兴的「文化产业」。

我的e政府無障礙空間標章

国立台湾史前文化博物馆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8  隐私权政策 | 网站安全政策
地址:950-60 台东市博物馆路1号 No. 1 Museum Rd., Taitung, Taiwan. 电话:089-3811666 联络我们
最佳浏览环境 1024 x 768 窗口模式,IE5.0以上版本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