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版English簡體版日文版|兒童版

台湾原住民数位博物馆(回首页)

 

 

 

卑南族


卑南族群分布图

【地理分布】

卑南族现主要居住在台湾省东南部,含台东平原西侧山麓和东台纵谷南端一带河川平原。从语言学分类卑南族属南岛语系下排湾语群支下的卑南语群。但在族群分类卑南族的确定在学界认定却经历曲折。

「卑南」此名称原是卑南族中大社「南王」传统社名音译。因其语言与文化与排湾族相近,最早期日人学者对当时台湾原住民调查中,马渊东一等人将卑南族与排湾、鲁凯族同属于「狮社族」。后在移川等人所著《高砂族系统所属》中,因其特殊的karumahan(祖家制度),才将卑南族从排湾族独立出,并以其共同发源地panapanayan(位于知本南方美和村一处海岸)作为这群人的族称,改为panapanayan族。也常见以旧部落数而称为「八社蕃」。光复后则多以卑南社(puyuma)地名为其族称一般称卑南族。因这个族称对族人有所疑义,民国78年后开始在八社轮流举行联合年祭时,便以「pinuyumayan」指涉全部卑南族人。「pinuyumayan」意指「属于卑南族的」,因此在卑南语中便以此语与原指地名puyuma做区分(林志兴 1995 :27)。因卑南族以往并无一个对族人的通称,对不同社间的人群是以起源关系界定,因此「pinuyumayan」这词的称呼,对外界倡导并无造成影响,外界仍以卑南族作该族群通称。

有文献记载以来多居住台东平原上。目前约有一万余人,分布在今台东纵谷南端,多数居住在卑南溪以南、知本溪以北的海岸区域以台东市最集中。台东市东河乡及屏东县来义乡也有少数分布。而原分布在台东县太麻里乡、屏东县满州、牡丹等乡者,似乎大多被排湾同化;原住恒春镇者可能已被汉族同化,人口统计皆不计入卑南族人口。卑南族人口数虽少,但因居台东卑南平原几条重要溪流的交通枢纽位置上,扼控入山或入花东纵谷通道且与外界接触时开明态度,在东台湾政治历史上一直深具影响力。

 

卑南族的男子

盛装的卑南族长老

【族群概述】

卑南族早在元朝已与西部来的汉人有交易,当时即称此地为卑南觅。荷兰人来台后(1600-1662)至东部采矿与卑南觅的住民有所接触和合作,荷兰人走后卑南社接管其势力,其势力范围北至关山、池上、广澳、新港,南至大武一带,应为当时所称卑南觅72社范围,族群上则包括现今阿美族、排湾族人等。清朝时期郑成功等人也曾企图至卑南地区采金矿,却因卑南地区武功强盛而退。

清朝文献中,江日升《台湾外记》(1683)、黄叔擏《台海使槎录》(1736),都曾就其出现称「卑兰觅」卑南族群。与卑南族有关文献记载,清康熙35年(1695)台湾府令陈林、赖科等越山至卑南招抚山胞,册封其酋长文结为卑南王。

据日人币原坦记载,康熙60年(1721)台湾发生朱一贵事件,余党王忠金等一行人逃至卑南地方(雍正元年,1722年)有举兵再起之势。琅桥通事王章便采怀柔政策,以衣服、官帽、鞋子等馈赠卑南大酋长。大酋长协助捉拿首领,清赐「卑南大王」称号,并赐王衣、王冠并委其专门治理东部原住民。因此卑南人当时势力可达花莲港一带(币原坦)。目前当地男性长老所穿礼服,卑南语发音为「lonbau」疑为「龙袍」音译,应为当时清朝赐朝服给卑南王作为朝贡时服装演变而来。

在卑南族自身口传历史中,卑南族在当今台东美和村panapanayan处登岸,此处在知本称ruvaan,南王称panapanayan。知本和建和社民国49年在美和村公路边斜坡上矗立「台湾山地人祖先发祥地」碑。据知本社说法,当年浮海登陆先人有二女一男,即索加索加伍、派鲁伍、立加索。三人登岸后开始繁衍,姐姐一系为今建和部落、弟才是知本社,南王是另一位的后代。其它卑南聚落则主要由知本和南王两个聚落分出。这些聚落根据口传历史中竹生和石生作为两群人分类依据,语言也稍有差异。竹生传说部落以南王为主,石生以知本为主。

70年代经济发展,许多卑南族人迁移到北部或南部大型都市中工作赚取薪资。而90年代初陆续回部落进行务农等工作。迄今仍有旅北旅南同乡会之称,作为离家乡族人聚会与联络情感的社团功能。

 

【社会组织与结构】

卑南族祖先发祥地

卑南族起源故事

 

卑南族利嘉小区长老

卑南族社会组织结构与人群组织,主要以亲属关系为构成社会的基本结构。最小社会单位是家(ruhma),以上可分sarumahnan(世系群),之上则为samawan(氏族)。几个氏族群居处为村落(zekal)。通常一个氏族有一个大型祖灵屋(karumahan),由该族司祭(rahan)负责管理及进行相关岁时祭仪,如小米收获祭、大猎祭等。

除与亲属相关的社会单位外,各部落都有男子会所是村中最主要处理公众事物及对外征战功能的社会单位。男子会所主要成员,全由部落将成年与成年男子所构成,有些族群部落会所仅一个,但卑南族部落常有一个以上会所,卑南社则有六个会所。未进入国家统治的部落自治年代,卑南社男子会所是建在部落外围入口上,像戍守边境的军营或固守城门防军,注意来往进出者,妇女或老人外出部落办事,则要担负随护任务,以防躲暗处窥视的敌人突然攻击攫取人头。为部落防卫目的,相伴会所存在的社会组织严密如军队的年龄组织,所有男子需加入会所,像实行征兵制国的男子都要当兵。

聚落内领袖,一个来自各氏族的rahan,不同家族rahan中有个地位较高者,由他领导其它rahan进行仪式或决定部落事物。此外,还有种领袖是ayawan,一般是指领导者。如青年会中ayawan等。不过ayawan并无宗教功能,某些部落甚至以ayawan取代rahan位置成为整个部落的意见领袖。

分布的台东平原,由卑南大溪、太平溪、利嘉溪和知本溪冲积而成,是台湾东南沿海岸最大的三角洲平原。而当地自然环境复杂,包括海洋、平原、山岳、沃土、杂草漫生的河沼地带,与利居住山坡地带,提供族人多样生存环境。

 

【生产方式与饮食文化】

卑南族一般基本生产模式与南岛语族文化特色一致,传统产食为男猎女耕性别分工,女性负责种田,男性负责开垦上山狩猎。早年卑南族男子负责打猎,提供动物性蛋白质,女性耕作粟为主。因该地环境复杂,适应过程中,位于南方知本系部落,在生计型态逐渐发展为从事山田烧垦的轮耕、游猎经济;而位居北方肥沃平原的卑南社,则采定耕、杂以为数不多的山田烧垦轮耕,农闲时从事大规模狩猎。清道光年间卑南族开始接受水田耕作技术,转以稻米为主生业体系。

以往卑南族有类似帝国型态制度出现。当时知本是强盛的部落,附近部落包括卑南族本身部落如利嘉、南王等,及他族如阿美族和布农族,是当时对知本纳贡品的区域。纳贡范围随知本与南王部落势力消长有所更替。后地位转移南王部落获得收受贡品权力。因此早期在台东平原上交换关系与当时权力结构有相当关连。




 

【祭仪文化与宗教信仰】

卑南族建和部落头目祈福

卑南族女巫

 

卑南族祖灵屋

卑南族猴祭

卑南族大猎祭

卑南族草原上的爵士与森巴5周年馆庆演唱-吴昊恩

卑南族草原上的爵士与森巴5周年馆庆演唱-家家

卑南族木盾牌

卑南族盾牌舞

初鹿部落巴拉冠外观雕刻

卑南乐舞-铎馏儿

卑南人一般对超自然观念可归类为泛灵信仰,基本上卑南人相信万物皆有灵。此外,卑南族的巫师(目前知本语称bulingow,南王称tamaramau)其巫术系统远近驰名,邻近排湾族和阿美族都很畏惧卑南女巫法力。巫师有占卜与施法以及主导仪式能力。巫师巫术分黑巫术和白巫术,黑巫术为害人,白巫术则为治疗。巫师多由女性担任,男性多担任竹占师,疑是阿美族传入的占卜方式。

外来宗教传入,可溯及荷兰人来台时期。当时荷兰人除淘金外,也在卑南当地设立当地会议及传教。基督教传入对当地文化有大影响,最直接影响是对祖灵屋信仰的破坏。很多居民在基督教影响下烧掉自己的祖灵屋。但近年因对祖先崇拜观念,很多人又盖回祖灵屋。

传统宗教领袖,可分两种,分别是掌管整个氏族祖灵屋的rahan,及上文所提的巫师(bulingow)或称他们为仪式专家。在卑南族主要祭典中,这两者都扮演领导仪式进行及进行祝祷工作。

而卑南族祭仪多半跟随作物的收成时序而订定。如七月小米收获节(venarasaH)、十二月底大狩猎祭(mangayaw)、猴祭(mangayangayaw)与除丧祭(gilabus)。年中若遇干旱则进行祈雨祭(bauza)。

 

【居住型态】

从卑南族聚落组成可发现,村落是由亲属团体所组成的联合单位,而在一个聚落中有可能容纳不同族群的人群,如知本社的罗法尼耀家族,从口传历史是属排湾族但该家族也是组成知本部落一个重要家族。族群界线在互动频繁的台东平原并不清晰,更重要或许是共同居住一处的经验。

 

【工艺、艺术及音乐表现】

艺术方面表现,不若邻近排湾族物质文化华丽,不过仍有其特殊处。卑南族最精致的艺术在其刺绣和织布。由于织布过程很繁复而费工,在汉人刺绣技术传入后很快取代传统织布技术,而发展出繁复刺绣花样。其中以十字绣法最普遍,人形舞蹈纹是卑南族特有图案。

此外,卑南族男子会所的建筑工事也很精美。由日治时期所摄照片看,卑南族少年会所是台湾南岛语族中杆栏式建筑高度最高的,且是地板面积最大的杆栏式建筑。可见建筑技术在卑南发展已到达一定水平。

音乐表现方面,卑南族人在当代流行音乐表现更杰出。从陈实先生创作「海洋」,陆森宝老师开始所创作的音乐「怀念年祭」、「美丽的稻穗」,民歌时代万沙浪「我们都是一家人」做词作曲者高子洋,及近代创作歌手陈建年,流行歌手张蕙妹等,在台湾原住民音乐表现是很杰出个群体。舞蹈方面,卑南族传统年祭跳dimadialw舞步很复杂有力。在1993年国家文艺季卑南族传统男子舞蹈获一致好评。

 

【族群与政府关系】

从文献记载可发现,卑南族对外界适应和吸纳能力极佳,从荷兰时期开始与在上位者关系都很密切。因此在整个与殖民政权与国家力量接触时,较少有政治性的抗争行动。但卑南族展现在对文化复振,却活力十足。自78年开始恢复传统祭典,卑南族人除在各自部落恢复传统祭典外,同时也组织卑南族联合年祭,由十个聚落轮流主办。

在整个恢复过程中,每个部落也发展出自己部落特色。如知本部落在展演上会展现「budean」,舞蹈动作代表是以往挑贡品沉重貌。初鹿部落是盾牌舞,展现为抵御布农族南下的防御姿态。在联合年祭所呈现各个部落不同特色,也藉以展现新的自我与文化的认同。
 

我的e政府無障礙空間標章

国立台湾史前文化博物馆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8  隐私权政策 | 网站安全政策
地址:950-60 台东市博物馆路1号 No. 1 Museum Rd., Taitung, Taiwan. 电话:089-3811666 联络我们
最佳浏览环境 1024 x 768 窗口模式,IE5.0以上版本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