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版English簡體版日文版|兒童版

台湾原住民数位博物馆(回首页)

 
 
 

 

噶玛兰族


玛兰加礼宛群老照片

【族群概述】

噶玛兰族族名有Kavalan、Kuvalan、Kvalan、Kbalan等不同称法,今多以“Kavalan”称之。清代文献多名为蛤仔难、蛤仔栏,后称噶玛兰。“Kavalan”噶玛兰语是「平原」之意。

噶玛兰族在清代依据汉化程度曾先后被归分为「生番」、「化番」(归化生番)、「山后生番」;嘉庆15年(1810年)噶玛兰族「归化」清廷后即被纳入「熟番」范畴。日治时期延续清朝分类将台湾原住民分为「生蕃」及「熟蕃」;昭和10年(1935年)台湾总督府改「生蕃」为「高砂族」而「熟蕃」则为「平埔族」。日人学者如伊能嘉矩(1900,1904)、粟野传之丞(1900)、移川子之藏(1930)、小川尚义(1935,1944)、马渊东一(1953)等,曾将平埔族作较系统性分类,这些分类中平埔族群多被分为九族或十族,而噶玛兰族皆被列入其中。战后为行政之便,国民政府将原住民分为九族,并依居地性质将原住民分为山地山胞及平地山胞,噶玛兰族人因未被列入法定分类,或登记为汉人,或如花东族人因与阿美族通婚混居而登记为平地山胞。

1980末期,花莲县丰滨乡新社村噶玛兰人族群意识开始觉醒,透过各类文化及政治活动积极要求复名,十数年后民进党政府于2002年12月明定噶玛兰族为台湾原住民第十一族。

 

【地理分布】

噶玛兰族群分布图

清代文献如《噶玛兰志略》、《东槎纪略》、《兰中番俗》等,曾出现噶玛兰传统生活景况叙述。据该族口语传说,噶玛兰族祖先是从南方岛屿Sanasai (Sunasai) 渡海来台,抵达宜兰平原与泰雅族祖先抢夺土地获胜利定居。噶玛兰人原居村社位于地势低平、水源丰富之地,加上雪山及中央山脉地势屏阻隔绝,19世纪汉人入垦前,该族一直免于外界侵扰,村落在全盛期曾分布于兰阳溪北、溪南共有36~40余社。

清乾隆、嘉庆年间汉人入垦后,噶玛兰人逐渐丧失土地。道光10~20年间(1830年至1840年)部份族人因生存空间受汉人压迫,展开较大规模迁徙。其中溪北的武暖等社往今日头城方向移动;溪南的加礼宛社则迁往苏澳、南方澳、花莲平原等地。南迁至花莲北部奇莱平原族人,主要以加礼宛旧社为大宗,自加礼宛港出发故被通称为加礼宛人。光绪四年(1878年)武官陈辉煌与族人冲突,引发「加礼宛事件」,清廷为防动乱再起疏散加礼宛社人,社人流散至台东纵谷及花莲平原一带,其中新社、立德、大峰为今日较具规模聚落。

 

【社会组织与结构】

根据考古遗址挖掘,噶玛兰村社应属长期定居性中小型部落。其传统社会遵循母系继嗣原则,夫从妻居,子女从母居;与汉人通婚频繁后,父系认同现象日盛。

清代在宜兰地区溪北溪南各社设有通事及土木,管理土地租佃事务;各社选有头人掌管社务社间互不干涉。今花莲县丰滨乡新社村内除设有村长、村干事、邻长等行政体系管理人,族人另推举顾问、头目、副头目等部落领袖,两者共同管理村内要事。村内青年会也设有会长、副会长,处理丰年节等传统文化事务。

根据文献及地方耆老回忆,噶玛兰族过去有年龄制度建立,花莲县丰滨乡新社村曾以sla:l年龄阶级组织来整合人力,由头目集结村中年轻男子分工进行盖屋及修建工程,此制度在1960末期因海岸公路通车带来新建材如钢筋、砖瓦后逐渐式微。1991年起因丰年节表演需要,以具年龄阶级制度为基础「青年会」组织开始运作,然因并未与日常生活事务深刻连结,一般族人甚至主事者,均无法牢记阶级划分方式。

 

【生产方式与饮食文化】

传统鱼篓

清代噶玛兰人居处水道遍布且临海的宜兰平原,主事农耕辅以渔猎,以小米、玉米、地瓜及渔获猎物为主食。现今位花莲新社噶玛兰族,除以稻粮为主食外,因临海之故各式渔产如腌咸鱼、海胆、海参、各类海菜海螺,常为族人家居宴客常见菜肴。糯米在噶玛兰祭仪庆典及日常生活中为不可少元素,族人酿酒惯习于文献中可见;而噶玛兰人于汉化日深后,也在汉人特定节日制作糯米食物如年糕、红龟粿、粽子、汤圆等。

1960以来,花莲县丰滨乡新社村居民除稻作外,曾因应时势种植过香茅草、槟榔、果树等经济作物,却未带来预期的收益。该地虽有丰富渔产资源,如虱目鱼苗、九孔、龙虾、海菜及海螺等,但因无便利运输管道,而无法持续为居民带来现金收益。1960后都市工作机会增加,年轻人多前往从事劳力性工作。惟近年因花东区发展观光业年轻人有回流现象。

清代噶玛兰人除以稻作渔猎自给自足外,也将狩猎所得的鹿皮鹿茸卖给汉人;而从族人佩带赏玩的杂色玛瑙珠,推测可能与外地汉人或菲律宾、南洋一带的贸易交换。

 

【祭仪文化与宗教信仰】

大峰噶玛兰海祭祭拜仪式

噶玛兰族妇女

噶玛兰人传统宗教信仰可从仪式中探究概略,其将人界及自然界灵魂分为神灵、祖灵、山灵、鬼及恶灵,把人体病痛归因于恶灵作祟,须藉举行仪式驱赶。各类祭仪有占卜仪式subuli、新年祭祖仪式palilin、少女入巫及女巫治病仪式kisayiz (kisaiiz/khisayiz)、超渡仪式patohokan (patokan/patoRkan)、女性治病仪式pakalabi (pakalavi)、男性治病仪式pasniu,过去出草返村的祭仪歌舞kataban、受阿美族影响的海祭仪式sacepo,及北部阿美丰年祭Lalikit等。

汉人民间信仰传入及基督教天主教影响,使噶玛兰人原有信仰体系变得更复杂多元。加拿大传教士马偕进入宜兰平原及花东平原布教后,要求噶玛兰人放弃汉人民间信仰,禁止祭拜神明及举行传统噶玛兰祭祖仪式。马偕宣教期间,兰阳平原噶玛兰族村社里共建立25间教会,显示当时马偕及基督教对噶玛兰人的影响力。

外来宗教传入及日人禁令下,噶玛兰人渐放弃许多传统祭仪,但祭祖仪式palilin仍被暗地保留,可见祖灵在噶玛兰人情感及信仰无法割舍。自1987年起噶玛兰人部分传统祭仪如kisayiz因文化表演及正名需求,开始在新社村被积极恢复。









 

香蕉丝织布

噶玛兰族香蕉丝手机袋

艺术家-阿水

【工艺、艺术及音乐表现】

国立台湾博物馆现存噶玛兰木雕藏品多为柱子和墙板,图案以几何花纹及写实图像为主采阴刻法。从图像意涵推测,这些木雕可能属于男子会所建筑,除人物图像外,鹿、鱼与槟榔等动植物图像则象征丰收及宴客景象。国立台湾大学人类学系陈列室收藏有噶玛兰族拍纹装饰陶罐、陶甑等,其原始制法在汉人涂釉陶器输入后被放弃。

香蕉布编织为噶玛兰人特有技艺,蕉皮原料经历剥除皮肉、接线、绕线、整理经纬线等过程再上机进行编织。因此技术少见,且所用材料与其它同用香蕉丝织布的琉球与菲律宾群岛人不同,故被视为噶玛兰族传统工艺重要表征,常见于文化展演场合。

Kisayiz是噶玛兰传统治病祭仪,1987年于台湾省立博物馆(即今国立台湾博物馆)举办「丰滨之夜」首度公开展演,自此即成各次展演重要节目;此外「丰年节」恢复,也是因应一连串文化表演活动邀约及为凝聚族人向心力而生,然因大部分族人已无法记起Kisayiz及丰年节完整内容,目前所见表演系经族人共同增删修改,从原具宗教信仰仪式转化为观光性质展演。

1987年花莲新社噶玛兰人偕万来寻找偕姓亲族及「丰滨之夜」Kisayiz表演,使噶玛兰族复名运动及文化复振现象隐然扎根。族人正名诉求除藉各类正式及非正式陈情抗议,也常附现该族的传统文化表演活动。藉噶玛兰族特有乐舞祭仪、生活技艺、饮食习惯等显形文化亮相,不断加深大众对噶玛兰族为仍保有独特传统文化族群的印象。

 

【族群与政府关系】

一系列正名诉求运动多由花莲县丰滨乡新社村族人主导,1991至1996年间共成立「花莲县噶玛兰族协进会」、「噶玛兰族文化基金会」、「噶玛兰族复名促进会」、「噶玛兰族旅北联谊会」等组织,以利筹划相关活动。该族多次参与艺文活动包括前述「丰滨之夜」、宜兰县政府主办「纪念开兰一九五周年系列活动」、「纪念宜兰开兰两百周年系列活动」、国家歌剧院传统歌舞表演等。此外宜兰县政府支持母语教学课程编授,邀请新社族人偕万来至宜兰作母语教学。这些文化活动,透过对传统仪典回忆与再造,族人共享族群记忆并加深对部落认同感、促成与其它地区噶玛兰族人情感交流,并提升族群意识。

 

【其它】

十九世纪,宜兰平原呈现多族群共存面貌。原噶玛兰族及泰雅族各据平原及山地的态势,因闽粤漳汉人及西部平埔族跨部落集团入垦而逐渐改变。嘉庆元年(1796)起,汉人逐渐入驻噶玛兰族与泰雅族间缓冲地带并将隘线推向山地;嘉庆9年(1804)至15年(1810)间,以潘贤文为首的西部平埔族进入拓垦时曾为汉人带来威胁,后因汉人袭夺土地且无法受土地政策保护而逐渐转为弱势,到同治、光绪年间,废弃原本居地向汉人借贷资金,与噶玛兰人共垦三星地区;而原本拥有广大土地的噶玛兰人,在多数汉人强占或骗取土地后难以维生,部分族人迁往花东地区,余存噶玛兰人或隐入汉族,或避退至偏僻地,汉人终究成为宜兰平原上强势族群。

今宜兰一带噶玛兰族多因与汉族通婚或祖先刻意隐瞒族源而使后代族群识别不易;居花莲台东一带噶玛兰族人则因道光至光绪年间(1840-1875)迁徙至汉人较少处,多行族内通婚故仍保有语言使用及部分祭仪;然因地临阿美族居地,两族通婚混居日渐频繁,今日新社村噶玛兰人多与阿美族有血缘关系。因此,除「纯种」噶玛兰人外,许多具阿美族血统人,因对部落事务参与及认同也视自己为噶玛兰人。因与各族群互动频繁,新社族人可使用福佬话、阿美族语、日语、国语等多种语言。1970起,进入北部都市工作的新社族人筹立「新社噶玛兰人乡亲联谊会」,定期举办活动联络族人感情。

 

我的e政府無障礙空間標章

国立台湾史前文化博物馆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8  隐私权政策 | 网站安全政策
地址:950-60 台东市博物馆路1号 No. 1 Museum Rd., Taitung, Taiwan. 电话:089-3811666 联络我们
最佳浏览环境 1024 x 768 窗口模式,IE5.0以上版本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