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版English簡體版日文版|兒童版

台湾原住民数位博物馆(回首页)

 
 
 

 

布农族


【族群概述】

布农族干卓万群男子(背景为汉式建筑物)

「布农」(bunun)族语中「人」的意思。台湾总督府临时台湾旧惯调查会于1916年出版《蕃族调查报告书武仑族前篇》将bunun音译为汉字「武仑」。根据族人口传,布农族进入山地前,原是居住在台湾西部平原,后因汉族入侵及台中平原诸平埔族斗争,转向南投县仁爱乡、信义乡一带山地。进入南投县山地后布农族人渐形成六个部族。《台湾高砂族系统所属之研究》将布农族分成六大社群,分别是卡社(Take--baka)、丹社(Take--vatan)、郡社(Bubukun)、卓社(Take--todo)、峦社(Take--banuan)和兰社(Take--pulan)。

布农人自己的分类上,将全族分为峦社群(Take-banuan)与郡社群(Bubukun)两大系统。这两个系统在文化特质及语言上都有不同,其来源及迁移路径也同。依据马渊东一等人调查及部落长者口传,峦社群起源在中部鹿港一带,郡社群由南部平地渐次向山区移动,经由番仔田(台南佳里一带)向嘉义、南投丘陵地带移动,二支在lamongan附近相会而上山。

 

【地理分布】

布农族群分布图

布农族是台湾原住民第四大族群,分布面积仅次泰雅族是台湾原住民诸族中扩展力最强的族群。布农族现分布在中央山脉以南,由浊水溪上游向南延伸至高屏溪、卑南溪之中上游地区,在行政区上,包括现南投县仁爱乡、信义乡;高雄县桃源乡、三民乡;台东县海端乡、延平乡、花莲县卓溪乡及万荣乡一部分。少数因迁移至其它区域而具平地原住民身份者住在台东县长滨乡与花莲县瑞穗乡。其中布农族人口最多是南投县信义乡其次为卓溪乡,总人口数约三万七千多人。

过去布农族村落主要分布在高海拔山地区域,自日治时代采取强制性集团移住政策后,许多村落被迁移到低海拔、交通较为方便地区,以利日本殖民政府控管。

蕃族调查报告书武仑族前篇》曾记述布农各大社群原以玉山(新高山)为中心,再向四处扩散。而日治中期集团移住,是布农族人最后一次大规范的分散与迁移。

在布农族口传中,未发现所谓创世或宇宙起源,只有太阳、月亮、星辰等自然物与布农的对话。布农族族群起源传说是由一首歌谣开始,歌谣内容大致重复一些自然界地表现象和植物,呈现布农人在体认自身与自然及万物的互动。布农并未清楚区分自己与其它动物的不同,于是在起源口传中会有如人由虫所生、人由粪所生、女人见蛇褪皮而有孕、女人与动物交媾等故事,亦有人由石头所出;一直到射日时月亮(被射下的太阳)教布农行祭仪,才开始有文化产生。而在洪水发生后,这些怪异现象就不再发生,也才开始迁移到各处。

 

 

台东县延平乡永康村耆老

【社会组织与结构】

布农族村落的形成一般是以同一氏族成员为主干,然而因长期不断迁徙与重组的过程,现许多村落也夹杂不同氏族成员。因家族成员多敬老观念相当深厚,采大家族合居制度;且因喜好打猎通常布农族人会在住屋入口上方墙上或檐下搭兽骨架,也有将兽骨挂屋边树上,形成部落一大特色。

 

相对于其它台湾原住民族,布农族社会组织最特殊的是复杂的氏族体系。从血缘关系发展出的氏族认同与体系,层层迭构成布农人辨识人我的一套特殊认知。布农族人对于同样以Bunun为族称的人群,最大人群分类系统是「部落系统」,或是「社群」亦被称为「部族」。最小的社会单元分类系统则是「家」。

 

布农族是以父系氏族为主社会,男性掌有极大权力。各氏族组织皆以氏族部落为中心,部落以老人统治为原则,领袖下有部落长老会议。

完整的布农部落,有三位领导人物:一是主持农事祭仪祭师,善观天象、气候并维持社会秩序、协调纠纷。二是射耳祭主持者,通常是部落当年狩猎最丰的族人,后也改由固定人员担任。三是政治领袖,负责争战、猎首、血族复仇,是勇士也是对外作战指挥者。

国民政府时代,改由选举制度选出地方首长与民意代表,不过「尊长制」仍是布农族很重要的权力核心概念。

布农族的氏族除行严格外婚外,也主导密切的社会连带关系与象征性的社会行为,同时也在现实生活种种实践上成为重要的人群基本单位。无论氏族或联族,基于血缘或拟血缘发展出的人群范畴与人际往来关系,在现实生活中成为有效降低生存风险、互利共生的盟友关系,直到今仍为布农族人所坚守,特别是同氏族禁婚禁忌仍被严格遵守。

 

布农族妇女

标本文物-背篓

妇女与孩童

【生产方式与饮食文化】

布农人除以狩猎及农耕获食物外,也从事渔捞和饲养。饲养包括鸡、鸭、鹅、火鸡等家禽,及鹿、野猪、山羊、猴、野兔、猪、牛等牲畜。

布农人日常饮食颇简单,每日三餐以小米、玉米、甘薯为主食,若农忙时常留在田间起灶煮食,以甘薯或青芋为主食,主要汤类为树豆。其它如山果、野菜、蕈类、木耳、蕨类,也常是布农族人采食对象。

在布农族群里最具代表性饮料是小米酒,是布农族的族酒,另外也酿制一种玉米甜酒饮用。传统小米酒酿制,是为各项祭仪之用。布农族饮酒习惯以「轮杯」方式为主,大家围坐一圈共享一个杯子,顺着次序轮流饮酒。
 

在布农人的食物中,最特别及具象征意义是小米。小米和其它作物在社会文化的差别,最主要在于小米中的种粟(binsax)被视为是「家」及kaviaz的象征,非同一家人及同kaviaz者不可食用,否则会有丧命危险。相反,同家人及同kaviaz者均可共享此收获,因此,小米对布农人不仅象征一个kaviazi或家的持续及成员认定(认同),也呈现被承认成员间共享关系。

布农族传统生业为山田烧垦。过去布农族人的生产活动,主要用在日常生活的消耗上,少部分多余的杂作物及猎物,则拿到近平地交易场所与当地汉人交换布、锅、盐等生活物品。

日治时期布农人的经济,基本上受国家政策及警察行政影响,算是个过渡期。国民政府初期经济,基本延续日治的各项政策,民间交易情况也如同日治时期;因许多聚落是日人强迫集体移住且在移住时分配耕作地。事实上因耕作距聚落有段路程,在日人离开后有些家庭便恢复以往居住模式。日据后期所推广的水稻种植,在很多地方并未形成主要生业,也丝毫不影响小米在生业及文化的价值。

 

【祭仪文化与宗教信仰】

布农人的传统信仰为泛灵信仰,相信人有两个灵魂,一在左肩,一在右肩。这两个灵魂各有独立意志决定人不同行为。左肩灵魂使人从事粗暴、贪婪、生气等活动;右肩灵魂则导引人从事慷慨、利他、友爱的活动。这两个灵魂来自父亲睪丸。因继承自同一人,两个灵魂的力量相同。而除继承两个灵魂外,人也可经个人后天训练与培养来增加个人灵魂的力量。

 

布农族打耳祭

 布农族表演活动

 2007延平乡射耳祭-传统竞技打陀螺比赛

 延平乡桃源村巴喜告教会

96年度射耳祭制作陷阱比赛-捉老鼠陷阱

黄应贵认为布农族的岁时祭仪与小米种植非常相关,在日本人引入水田种植与基督教传入后,传统布农族的岁时祭仪大都废弃。惟少数部落仍依例举办打耳祭,成为部落年度重要活动。

布农族是传统祭仪最多族群之一。因对小米收获的重视,而发展出系列繁复而长时间的祭祀仪式。布农人传统年月观念依小米成长而划分。对农事或狩猎行事的时间,布农人依植物枯荣与月亮盈缺决定,由月亮圆满象征人生的圆满与小米的丰收,以月缺表示怯除不好事物希望它快消失。在除草祭仪结束后,布农人打起陀螺祈望小米像陀螺快速旋转(快速成长)。并在空地架起秋千,希望小米如秋千荡(长)得同高。

基督宗教在1945年后逐渐传入布农社会。现今布农人多信仰基督宗教,在崇拜礼仪中,布农人将原有文化融入新信仰,很多教会在崇拜中使用的圣诗就是以布农传统合音法来演唱。

布农族丹社群曾发现三块木板绘历,是将抽象的时间与岁时祭仪、农耕时序等绘刻在木板上。这三块木板形式各不同,原始历法含十二月份太阴月历系列与作物季节对应,以求历月与岁时合时节。

打耳祭除是项重要的岁时祭仪,祭典中「祈祷小米丰收歌」其独步全球的八部和音唱法,被誉为人间天籁。1943年日本音乐学者黑泽隆朝于台东厅关山郡里珑山社(今海端崁顶)首次发现此瑰宝立即将其介绍至全世界。八部和音不仅反映布农人卓越音感,也是种人际关系和谐秩序的表现。

 

【其它】

传统布农族服饰除皮衣、皮革制品取自长鬃山羊、水鹿、山羌等猎获物外,还有采自苎麻天然植物材料,经剥皮、抽丝、染晒再纺织成布,其传统衣饰以直条人字纹为主,通常以白色为底并喜欢用红、黄、紫或红、黄、白搭配。男子一种是以白色为底,可在背后织上美丽花纹,长及臀部无袖外敞衣搭配胸衣及遮阴布,主要在祭典时穿。另一种是以黑、蓝色为底的长袖上衣搭配黑色短裙。

 

女子服饰以汉式形式为主,蓝、黑色为主色,在胸前斜织色鲜图艳织纹,裙子也以蓝、黑色为主。另外,皮衣、皮帽也是布农男子主要服饰。

在面对现代化观光场域及自我意象建构,布农族倾向以「中央山脉的守护者」自居,将原善猎的文化特质转变成为具「生态智慧」的族群形象。而许多布农人也发挥固有对山林的知识,进入国家公园从事相关工作。
现在外界对布农人最强烈的印象,是台东延平乡「布农部落屋」及过去盛极一时的「红叶少棒」。

布农部落屋是1997年由白光胜牧师创立「布农文教基金会」所经营的原住民园区,也是白牧师推动「希望工程」的一部份。园区内设原住民手工艺品专卖区、表演场、布农编织工作坊,及多位原住民艺术创作者的木雕、石雕、陶艺与绘画作品展示。除传统文化雕塑摆设外,也有原住民歌舞表演、咖啡屋、风味小吃、传统手工艺、茶艺及住宿等服务。布农部落经过数年惨淡经营,现每逢假日部落屋会涌入很多游客。

 

布农部落屋的发展隐含着危机。许多外界者及其它布农族人认为,白牧师推动成立部落屋过程带有强烈宗教色彩,使教会外部成员不易共同参与。而且布农部落屋的干部也多由白牧师家人担任,以致让人觉得部落屋已成白牧师「家族企业」。对桃源村民来说,布农部落屋是「他们」的部落,不是「我们大家」的部落。也有人认为布农(观光式)部落屋以利润为第一要务的经营方式,已让「原住民部落」成为一种『渡假村』、『观光式』、或『看原住民』之地。



 

另常被布农人用来建构对外界形象的是「红叶少棒」。位台东县延平乡的红叶村,居民以布农族为主,红叶少棒队自1964年崛起后每战皆捷,1968年日本关西少棒联盟和歌山调布队夺得世界少棒冠军,随即于8月25日受邀来台与红叶少棒队举行友谊赛,以7A:0悬殊比数击败劲敌。30年后在各界热心人士与地方父老极力争取下,于1992年在当年培养出这支传奇队伍的红叶国小兴建落成红叶少棒纪念馆,纪念馆外广场上,矗立一座描述当年红叶少棒队击败世界冠军队的纪念碑,后头还写着「光我布农」四个大字,充分显露台东布农族对这项传奇无比自傲。
 

海瑞乡布农族孩童

延平乡桃源村街景壁画-村长的家

标本文物-皮帽

布农族-标本文物-男子无袖长衣

 

我的e政府無障礙空間標章

国立台湾史前文化博物馆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8  隐私权政策 | 网站安全政策
地址:950-60 台东市博物馆路1号 No. 1 Museum Rd., Taitung, Taiwan. 电话:089-3811666 联络我们
最佳浏览环境 1024 x 768 窗口模式,IE5.0以上版本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