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網站導覽回首頁中文版English簡體版日文版|兒童版

台灣原住民數位博物館標誌
賽夏族 Saisiat
賽夏族 Saisiat人物插圖

目前位置:首頁 > 概說與分佈 > 族群概述 > 族群分類 > 賽夏族

原住民族群生活影像
:::

地理分佈

族群概述

字級小字體中字體大字體
按鈕(比較13族)

族群分類 族名由來 族群範圍 族群互動 我族觀點 以今觀族 國家與政府關係

阿美

泰雅

布農

噶瑪蘭

排灣

卑南

魯凱

賽夏

族群箭頭

太魯閣

雅美(達悟)

撒奇萊雅

阿美泰雅布農噶瑪蘭排灣卑南魯凱賽夏邵太魯閣鄒雅美(達悟)撒奇萊雅

賽德克

拉阿魯哇

卡那卡那富

賽德克拉阿魯哇卡那卡那富
概說與分佈 - 族群概述 - 族群分類 - 賽夏族

賽夏族的分類位置,自1895年伊能嘉矩與田代安定創立「台灣人類學會」,進行台灣原住民族群分類以來,最初被分類為平埔族的一支,此後因為系統所屬不明確,而游移在平埔族及高砂族之間。到了1898年,管理蕃地事務的撫墾署廢署後,一些有理蕃經驗的行政官僚及學界人士,有鑒於理蕃相關事務可能會中斷,因此攜手合作,成立「蕃情研究會」,負責「蕃人蕃地之調查」, 1898年4月23日,在「蕃情研究會」成立首日,伊能嘉矩以〈台灣土蕃進化?程度〉(台灣土蕃進化的程度)為題目,第一次發表調查成果,他通論性的分析台灣蕃人整體文化進化的程度,並針對台灣蕃族的「分類系屬」提出一個分類表,同時說明分類的原則是依據體質的特徵、土俗的異同、思想的現狀、言語的異同、歷史的傳說,將「共有某種特殊性質的集成一體,再依據其共有特徵的遠近,劃定系統上血緣的遠近」。
至於伊能嘉矩所分類的蕃人的分佈區域與文化特質等問題,則在同年五月他發表於《東京人類學會雜誌》〈台灣通信(第二十二回):台灣?於??各蕃族?分佈〉一文中,有進一步指出。他以「群/族/部」的樹狀階層「系屬表」將台灣蕃人區分為「四群八族二十一部」,透過比較法,依據土俗、體質、文化、語言等原則,進行群、族、部細分,並依據「自稱」原則,為不同族群命名,他將台灣原住民歸納為不同的「族/群/部」系統,而「平埔族」在此系統中,被視為一族,歸入第四群,「賽夏族」的前身—Amutoura則屬於第四群的第八部,這是在「sumiyal」族名之後,伊能嘉矩為賽夏族做的第二次命名,這個分類也意味著,伊能的族群分類,是延續清末以來漢人對原住民以「生番」與「平埔番」的二元架構所進行的研究 

 

在平埔族的分類方面,伊能在1899年1月於《東京人類學會雜誌》上發表的〈台灣通信(第二十八回)台灣?於??「???」族?概察〉更進一步細分,將平埔族區分成「完全漢化」、「土俗漢化但仍有言語」、「部分土俗,仍有言語」、「保存原狀,未漢化」四種類型,而「賽夏族」在這個分類中,由第八部修正為第十一部,他配合交叉驗證流傳在南庄與後龍新港社之間,關於祖先受漢人壓迫而逃難的傳說,推論這一群人屬於「道卡斯支族」,此後十年,賽夏族在相關文獻中的系統所屬,始終沿用著伊能的歸類。

明治四十二年(1899)年,伊能嘉矩與粟野傳之承發表《台灣蕃人事情》,將賽夏族歸類為道卡斯支族,不久後,鳥居龍藏亦發表他的研究,將台灣原住民分為九族,其中並沒有「賽夏族」。到了明治四十四年(1911),台灣總督府蕃務本署參考伊能嘉矩、粟野傳之承與鳥居龍藏的分類法略加修正,發表《理蕃概要》英文版Report on the Control of the Aborigines of Formosa,將台灣原住民分為九族,增加賽夏族而刪除邵族,賽夏族才首次脫離平埔族「道卡斯支族」的系統,被視為獨立一族。

大正二年(1913),森丑之助在《理蕃概要》修訂後的新版中,認為賽夏族只能看成是一個「群」,而不是一個「族」,並同意清朝政府的分類,是介於生蕃、熟蕃之間的「化蕃」,必須從九族中剔除,歸類於熟蕃(森丑之助2000:568)。但是台灣總督府在日後的官方文書中,仍保留「賽夏族」,將其視為獨立一族。之後學者關於「賽夏族」定位的討論則多傾向於官方分類,小島由道(1915)認為現在住在新港、中港等地的平埔番,已失去其祖先的語言,而且風俗也幾乎已經漢化,所以無法比較是否和本族為同一族。而且本族又自稱saisiat,稱平埔番為panay,互相區分,不認為二族源自於同一祖先。
此外,馬淵東一(1974)在《台灣土著之移動與分佈》中,也表示現在的道卡斯族文化可以說已經全部消失,只能採集到零碎的語言資料而已,但這些道卡斯語和賽夏語的差異太大,而且道卡斯人認為死者的靈魂會歸往大屯山(台北市之北)等,是暗示和台北平原有關連。而賽夏族似乎稱道卡斯族為Pannan,但今日有關上述的傳說已經流傳極少,又沒有傳說是同一族,而且對於祖先曾經住過的西部平原或海岸地名也不記得,只大概提到古代和這個地方有密切接觸而已,因此他認為賽夏族是獨立一族,到了1930年代,移川子之藏和宮本延人等強調二族的語言、儀式、信仰、社會組織和親屬制度的差異,賽夏族是道卡斯支族的說法才逐漸改變,賽夏族才逐漸慢慢被定位為獨立一族。於是賽夏族就在脫離「道卡斯支族」定位的同時,由平埔族的範疇轉入「生蕃」或「高砂族」的範疇,其族群定位至此確定,台灣光復以後,賽夏族仍然屬於「高山族」系統,不過因為山地行政區及平地行政區的劃分,居住於新竹縣五峰鄉的賽夏族是山地山胞,而苗栗縣南庄鄉及獅潭鄉的賽夏族則為平地山胞。

此外,從語言學來看,賽夏族語屬於平埔族語系統,費羅禮(1969)將賽夏語與魯凱語、巴則海(Pazah)語、雷朗(Luilang)語、巴布拉語(Papora)、貓霧拺語(Babuza)、道卡斯語(Taokas)、洪雅語(Hoanya)、邵語一同歸類在排灣語群第一分群中,其中除魯凱語外其他都是所謂平埔族語;相對的,泰雅族語與賽德克語另成一支泰雅語群。土田滋則指出賽夏語的近親是龜崙社語(現今認為是近北部平埔族凱達格蘭族)(Tsuchida 1985)。李壬癸自始至終認為賽夏語與中部平埔族巴則海語最近,但在賽夏語是否為廣義平埔族語的推論出現歧異。

李壬癸在1992年一篇探討臺灣南島語的同源詞詞彙分析論文中,指出賽夏語與中部平埔族巴則海語關係最近,接著與泰雅語與賽德克與關係相近;西部以及南部平埔族群(巴則海、巴布拉、貓霧拺、洪雅、西拉雅)則與臺灣其他高山原住民族(包括噶瑪蘭、邵)有明顯的區別(Li 1992)。但在1997年李壬癸利用歷史語言學方法將賽夏語歸類為臺灣中部平埔族語之一支,認為賽夏語與巴則海、道卡斯、巴布拉、貓霧拺、洪雅等語言關係緊密,其中賽夏語與巴則海語關係最近,與其他四群語言關係較遠。李壬癸推測這些中部平埔族語的起源地最有可能在中部大肚溪流域平原地區,或稍靠北的大甲溪流域;分化時間為巴則海與賽夏族在兩千年以前與其他四群分離,而四群分化時間相當晚,可能不到一千年(李壬癸 1997:106-7)。1998年李壬癸又為文指出賽夏語接近中部平埔族語的系統歸屬(李壬癸 1998:61)。因此,在學術分類上,學者認為賽夏族與泰雅族、道卡斯族、巴則海族、龜崙族等族都有系統所屬的關連性,最後也同意賽夏族可能與其他族群的文化有密切關係。
見表1-1:


相關影片:賽夏族-族群簡介(一)
相關影片:賽夏族-族群簡介(二)

拼出臺灣原住民族美麗圖像
拼出臺灣原住民族美麗圖像
台灣原住民圖畫書展
台灣原住民圖畫書展
南島民族染織特展
南島民族染織特展
巴蘭遺址虛擬展示
巴蘭遺址虛擬展示
泰雅族染織工藝學習網
泰雅族染織工藝學習網
九年一貫藝術人文領域輔助教材學習平台
九年一貫藝術人文領域輔助教材學習平台
打開撒奇萊雅小寶盒
打開撒奇萊雅小寶盒
泰雅族•太魯閣族--文面文化
泰雅族•太魯閣族--文面文化
拼出臺灣原住民族美麗圖像
拼出臺灣原住民族美麗圖像
無障礙空間標章 我的e政府

國立臺灣史前文化博物館 版權所有 ?Copyright 2008  隱私權政策 | 網站安全政策

地址:950-60 台東市博物館路1號 No. 1 Museum Rd., Taitung, Taiwan. 電話:089-381166 聯絡我們

最佳瀏覽環境 1024 x 768 視窗模式,IE5.0以上版本瀏覽器